宝贝儿把腰抬起来

ciwen release
慈文發布 首頁 > > 慈文發布 > 網娛大趴
"現實主義IP"風頭不減,編劇還要改編到幾時?
日期:2019-09-29 15:57:45 瀏覽次數:
傳媒內參導讀:在如今的新劇都源自小說IP的情形下,新題材,新風格,新的審美取向更是侵蝕著傳統編劇的生存空間,編劇從一個劇本的原創者變成了劇本的改編者,這固然算角色革新,但也未嘗不是一種無奈。
 
來源:傳媒內參-傳媒獨家
文/曲直
 
對于一部影視作品,編劇是一劇之本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然而,國內編劇的地位一直比較尷尬。一般來說,國內的情況是劇本出來,導演要改,制片人要改,演員還要改,你以為這就完了嗎?這個時候投資方“金主爸爸”可能也要改。
 
不僅如此,在如今90%的新劇都源自小說IP的情形下,新題材,新風格,新的審美取向更是侵蝕著傳統編劇的生存空間,讓原本處在“溫飽”的編劇行業一度面臨危機,編劇行業在跟風、堅守還是轉型的兩難境地徘徊。編劇從一個劇本的原創者變成了劇本的改編者,這固然算角色革新,但也未嘗不是一種無奈。
 
\
 
最近行業有個詞叫“后IP時代”,好像帶給我們一種IP熱潮即將慢慢退卻的錯覺。其實并不盡然,據小編了解,這個“后IP時代”概念更趨向于IP在做更大的延伸,并慢慢步入精耕細作的階段。另外,我們還注意到2019年從《都挺好》到《小歡喜》,再加上“新中國成立70周年”的加持,現實主義題材影視劇大行其道的同時,又引發了一輪“現實主義IP”搶購風潮,IP熱度依然不減。在此情形下,編劇行業將如何發展,編劇們將如何何去何從?值得我們深思和探討!
 
 
“現實主義”風潮
  制片方、編劇如是說!
 
著名導演鄭曉龍曾經說過,“‘現實主義’是一種創作手法和態度,不是只有現實題材的電視劇才能被稱為現實主義作品。”從近年的創作實踐來看,歷史劇、年代劇、革命歷史題材、人物傳記、都市言情、留學生活、文學名著改編等都是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之列,題材類型呈現多樣化,例如電視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就可以稱之為一部具有現實主義精神的歷史題材作品。
 
2019年是現實主義題材爆發的一年,隨著越來越多影視公司加入現實主義題材影視劇的角逐,如何尋找現實主義題材故事成為了擺在眼前的第一道難題。不論是2017年的爆款劇《人民的名義》《我的前半生》,2018年口碑獻禮劇《大江大河》,還是2019年爆火的家庭倫理劇《都挺好》《小歡喜》,這些擺脫“懸浮”標簽,成功引爆市場的現實主義題材劇集都是由IP作品改編而來。作為現實主義題材劇集的源頭活水,現實主義題材IP一時間炙手可熱,成為“搶奪”的對象。
 
\
 
“我們不反對IP,可怕的是‘唯IP論’。”在很多編劇們看來,行業這幾年對于某些題材IP熱的盲目追逐和過度炒作,顯然已經傷害到中國的原創編劇,擠占了原創編劇的空間。在IP熱的主導下,中國的電視熒屏題材單一、風格趨同、唯網絡平臺馬首之瞻的現象已經制約了影視行業的發展。
 
對于“現實主義IP”的搶購熱潮,在近期的一次行業論壇中,著名編劇余飛表達了對IP概念的觀點,并指出“制片方往往只是被小說中的幾個精彩段落所吸引,就花大價錢買下這個IP。結果在影視化的過程中,這些小說文字真正可用于劇作內容的很少,這樣就造成了編劇在IP開發過程中的工作量非常龐大。”在如今IP遇冷、現實主義回歸的當下,余飛認為行業應當認識到編劇的作用與價值,“在炒作IP的時期,資本將沒有價值的IP推高了,卻把編劇這個真正做實事的群體壓在底層。現需要回歸到創作本源了,不能還以IP為王,現在應是編劇抬頭說話的時候。”
 
但是在制片方看來,顯然對IP改編有更大的傾向性,一位業內人士表示“好的原創故事和IP我們都喜歡,都會投資拍攝,但我們還是更傾向去投資好的IP,因為它們已經過市場檢驗,擁有一定的口碑,較原創風險更小。”
 
\
 
熱門的IP作品,通過網絡傳播后本身就帶有一定的關注度和粉絲量,對于支持收視率有很大的保障。還有一些IP,本身就自帶話題度,對于影視作品的炒作和后期宣發來說相對更能產生效果。例如《全職高手》影視化一啟動就受到無數關注,公布由楊洋飾演葉修后書粉和楊洋的粉絲開始了各種撕逼戰。吵來吵去最后博夠眼球,公司獲利。這也是制片方喜歡找有鮮明個性主角的小說的原因,爭議就是收視率,爭議就是熱度。
 
當然,熱門IP影視化也有很多弊端,也不是每個IP都能成為爆款。改編不當導致劇情混亂毫無邏輯、制作粗糙使片子質量大打折扣等問題也是層出不窮的。由此看來,一個影視作品是IP的改編也好,還是編劇的原創也好,其實只有好的內容,有精良的制作,都是有可能成為爆款,兩者并不沖突,而目前主要的問題是如何去改變行業的亂象。
 
 
如何前行?
行業、編劇再造“方法論”!
 
當下,無論是編劇行業還是IP市場,都存在諸多問題,像編劇門檻低,原創能力差、行業不規范;IP市場魚龍混雜、資本無序、題材單一等等,這些才是真正制約內容出精品最主要的元素。另外,相比韓劇、美劇的編劇核心制,國內影視圈是明星核心制,這是一個默認的行業規則,編劇、導演(并不包括大編劇大導演)則是市場相對看輕的另一個因素。
 
其實,對于改善行業環境已經不是一個新話題了,很多行業人士也在不斷倡導,但是收效甚微。現今“現實主義IP”搶購風潮再起,編劇行業如何自立潮頭而不倒,如何能夠提高在行業的話語權,小編總結了幾點意見可供參考。
 
\
 
一、規范IP行業,讓內容回歸原創。IP改編無可厚非,但“IP熱“并不能從根本上催生優秀的影視作品,也不意味著中國影視業的再次繁榮。相反,在競相追逐IP的熱潮中,泥沙俱下,一些投機短視的做法,會傷及到中國的原創編劇,傷害到中國影視行業的健康發展。現在急需要壓縮IP泡沫,給IP降溫降火了。利用市場調控的力量,將更多的目光轉移到原創之路上來,畢竟從長遠看,要想讓中國的編劇行業以及影視行業健康發展,走原創之路,發掘中國編劇的原創力,是唯一的途徑。
 
二、提高準入門檻,讓編劇專業化。數據顯示,國內專業編劇從業人數保守估算超過14萬人以上,可以說在國內只要是有點經歷和想法的人都可以寫劇本搞創作,沒有任何準入制度。而在影視劇發達國家,編劇有專業的“上崗證書”,由專門的機構進行注冊和管理,可以說他們的管理制度近乎嚴格。編劇在從事這個行業前都參加過系統的專業培訓,通過考試才能做編劇,職業操手更是重要的考核環節。通過編劇考核后的優秀者才能與電視臺簽約,才能從事編劇創作。
 
三、建立有效的評估系統,讓制片方有據可循。編劇行業可以以移動互聯網的技術平臺,搭建起國內專業的項目評估平臺,一頭是廣大業余或者專業作者,一頭是全國影視公司,定期推薦優秀的原創影視劇本和項目,以專業化的評估,改變影視公司無法判斷、只能乞靈于IP的現狀。著名編劇白一驄就曾呼吁,目前平臺對于項目的級別評估標準并不統一,要去平臺化,應該建立一個統一、專業、獨立的編劇評估體系,將片方的經驗納入其中,讓這個體系更加完善且科學,才能讓行業發展的更好。
 
\
 
四、加強編劇原創力,創作多元化。無論時代怎么發展,不管是前IP時代,還是后IP時代,打鐵還需自身硬。在IP的熱潮中,考驗的是編劇的智慧和定力。“我們的影視作品如何呈現當下性,是不是能體現一個時代和我們現階段關注的東西,就是所謂的內容。”著名制片人吳毅說,“這個是我覺得作為制作者來講,在選題的時候更多的要考慮的。作為一個制作人應該多關注原創的故事,原創是根,一個行業只有不斷創造新文本,創造新文化,才是健康的,才能體現這個行業的價值和生命力。”
 
現在行業處于“后IP時代”,面對“現實主義IP”搶購風潮,編劇們也不要人人自危。除了影視行業在文化上有調整的必要,創作上的專業化、評價體系的精細化、創作上的多元化,應該成為影視創作者關注重點。應該尊重藝術規律、尊重專業人才,敢于嘗試、敢于創新。如果說去掉“網絡IP+明星”這種導向的話,那么應該走向制片人導向和編劇導向,因為這才是文化創作的核心。